太仆寺

清朝的太仆寺,是清王朝管理边外内蒙古地方左右两翼牧马场事务的机构。初设于顺治元年(1644年),无专署,附于兵部的武库清吏司,当年十二月裁撤,到顺治九年复设,至雍正三年(1725年)才建成本寺衙署办事。

清朝时期,太仆寺于北京皇城内所在。

太仆,为中国古代官名。始于春秋时期,秦汉沿置,为九卿之一,掌皇帝的舆马及马政。寺,除指僧众供佛的处所以外,还是中国古代官署名称之一,如大理寺、太常寺、光禄寺等,太仆寺之名即属此类。此名的官署于北齐始设,历代相沿未改。

太仆寺的最高长官为卿,额设满、汉各一人,均为从三品官。副长官为少卿,亦设满、汉各一人,均为正四品官。其职能主要是掌所属边外的两翼牧马场之政令,负责对牧场马匹课其孳息,戒其训习。

每过三载,由满卿、少卿各一人莅临马场阅马,届时清点其数,均分马群,称之为均齐,之后报于兵部查核。凡遇皇帝巡幸之时,卿与少卿还要随扈管理车驾马驼等事。太仆寺的内设机构,主要有左右二司与主簿厅。左右二司所设职官相同,均有员外郎二人,其中满、蒙各一人;之下均设主事二人,亦为满、蒙各一人。二司分掌考核左右两翼场马之数而计其功过。

此外还设厩长、厩丁十人,负责马匹的点验和烙印事务。每逢三年均齐时,员外郎和主事即率厩长厩丁前往,各司其事。

主薄厅所设职官为主薄满一人,掌管本寺章奏文移及档案事务。各厅司共有笔帖式十六人,其中左右司各五人,主簿厅六人。寺内另有经承、厅书、司书数人。

太仆寺所属边外的两个牧马场,原属兵部管理,称大库口外种马二场。至康熙九年(1670年)改隶太仆寺。马场按地区分为左右两翼。

左翼场,在独石口外都石山之北,骒马骟马均牧于此,东西长二百里,南北宽一百七十里。

右翼场,原在山西大同边外丰镇厅境内,后移而东,分骒马场骟马场为二。

骒马场在独石口外商都河之南,东西长一百二十里,南北宽八十里。骟马场在张家口外布尔噶苏台河之西北,东西长七十里,南北宽五十里。在场之马,牡曰儿,牝曰骒,不及三岁曰驹,马驹三岁择其牡者而割之曰骟。

放牧之时,别其骒马骟马以为群。骒马群,按骒马五匹配儿马一匹,加三岁以下之马驹,一并入群计数。骟马群,以三岁牡马骟后始入群计数。每群马数定为四百匹。届三年均齐之际,按两翼各群通计马数,骒马和骟马分别依定额均群,逾四百匹则增群。

马场职官,最高设统辖总管一人,统理两翼马场事务。其下设立了管理和保卫两个系统。管理系统的职官,设总管二人,计左右翼各一人。

设翼长四人,计左右翼骒马场骟马场各一人。设协领十人,计左右翼骒马场各分四旗,每旗一人;左右翼骟马场各一人。设副协领十二人,系兵丁委署,骒马场每旗一人,骟马场每翼二人,由他们层层管辖,负责马场的日常管理。

其余牧长、牧副及牧丁,各视马群之数而设。其中牧长与牧副每群各设一人。牧丁,骒马每群设七人,骟马每群设八人。由他们负责马匹的日常畜养。保卫系统的职官,在统辖总管之下,设副管一人,由左右两翼轮设。设防御二人,计左右翼各一人。

设骁骑校三人,计左右翼各一人,其余一人由两翼轮设,若左翼正逢轮设副管,则此骁骑校设于右翼,反之亦然。设护军校八人,计左右翼各四人,并即令兼充协领、副协领、牧长等缺。设护军四百七十四人,计左右翼各二百三十七人,即令兼充牧丁。

由他们负责马场的侦捕之事。对于盗窃场马者,牧丁等私卖者,私与人乘者,擅垦牧地者,皆拿报。马场另设笔帖式二十人,计左右翼各十人,负责统计造册事务。

马场职官的任用,除统辖总管或特放,或由察哈尔都统兼管关防外,其余自两翼总管以下职官,皆由统辖总管拟定人选送太仆寺引见补放。对牧长、牧副、牧丁、护军及副协领、笔帖式等。皆由统辖总管挑补任用。除统辖总管外,马场官兵皆用察哈尔地方之人。

凡均齐之年,两翼马场都要在太仆寺赴场官员监督下,核查其畜养马匹之息耗。核查标准为,凡骒马群,于上次均齐之年合骒马、儿马及驹为群,本次均齐通计马数,除补足死亡之数外,原交马三匹应孳生马一匹。

凡骟马群,以上次均齐之时原交骟马及骒马群内每年所交三岁骟马之数,各按年份计算,每年每十匹马中允许死亡一匹。核查之后,根据马匹余缺盈亏之程度,对马场各级职官兵丁,均分别给予不同等级的奖惩。

奖赏的项目主要有加级、赏狼皮或狐皮端罩、赏缘领羊皮缎袍、赏毛青布十至六十匹等。惩罚的项目主要有革职、罚俸六个月至一年、罚牲畜一五至三九、鞭笞四十至一百等。

除三年均齐外,两翼马场的笔帖式要每年核查场马孳生死亡之数,造册报于太仆寺备案。为便于管理,场马皆烙以印。有圆太字印十枚存于统辖总管处,备随时烙用。另有方太字印一枚存于太仆寺,待职官赴场查验时烙用。

场马患疾,责成协领加意调治。若因齿老残伤而死,需验明印烙注册,十日内报翼长,之后逐级转报统辖总管,于夏秋二季上报太仆寺。死亡马皮要交张家口监督,于年内解送到京,交制造库择用。不堪用者由太仆寺变价奏交户部。

每逢皇帝恭谒陵寝、木兰行围和时巡需调用场马时,都由兵部酌定应用之数后,于两翼马场及上驷院所属马场内奏调,用毕交回。对于稽查马场的职官出口,许骑乘场马,但定以其额。一般比照内地驿站驰驿之例,各按官员品级应付;对厩长厩丁则仅给马一匹,不准逾额。

太仆寺两翼马场之马,清初原定为骒马四十群,骟马八群。其后经多次增均拨裁撤,至清末光绪九年,共有骒马骟马一百一十四群,孳生马五群,合计大小马三万八千零三十一匹。还有牧青马三百二十四匹,捐输马一百二十四匹。

大批场马长期牧养在独石口至张家口之外广阔的草原上,后来在两翼马场的基础上逐渐形成了太仆寺左右翼两个大牧群。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清廷改革官制,太仆寺被裁撤,历经二百六十余年,这座衙署终于寿终正寝了。

其所掌事务并入了由兵部改组成的陆军部。而远在边外的左右两翼牧群,随着时光的流逝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太仆寺右翼牧群后来改置为太仆寺右旗,到1950年该旗与原明安牧群合并,设置了明安太右联合旗。1956年明安太右联合旗撤消,其行政区域分别划归了正蓝旗和正镶白旗。而太仆寺左翼牧群后来改置为太仆寺左旗,1956年该旗与原宝昌县的大部分地区合并,其旗名亦改成了今天的太仆寺旗。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