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任邢宏伟老师为清史网学术顾问

委任邢宏伟老师为清史网学术顾问

委任顾问

新加坡清史研究网欣然宣布邢宏伟女士(邢老师)已获委任为清史网学术顾问,由2017年7月1日起生效。

邢宏伟老师,清西陵文物管理处研究员,中国清代宫廷史学会理事,中国紫禁城学会会员,国家清编纂委员会专项课题《清光绪帝死因》课题组成员。1993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文博专业,二十余年来致力于清代宫廷史和陵寝文化研究。先后发表专业学术论文《清帝由土葬向火葬的转变》等20余篇,合著有《明清皇家陵寝》、《清西陵档案揭秘》等。曾先后在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北京卫视等多家电视台录制《解密清西陵》等系列文化专题节目40余集。

                          秘书处
新加坡清史研究网
2017年6月13日

揭秘清朝皇帝的日常:当皇帝不如现在白领

14_4464_ac2481c30e4aafb

以清代为例

清代皇帝每天早晨寅正至卯初(4 到 5 点)就要早起。梳洗完毕后,第一个任务是去长辈处问安。康熙朝的请安时间较晚,约在巳时(9 到 11 点),而雍正之下的皇帝每日起床后就得赶往慈宁宫,向太后问安。

养心殿前殿明间内景。雍正之下的清帝基本都以养心殿为寝宫,早晨从此处出发前往慈宁宫请安

卯时至辰初(5 到 7 点)是上早课、进早膳的时间。清代皇帝十分重视文化教育,皇帝的早课称为“日讲”,每日由选定的大臣主讲儒家经典和《资治通鉴》等被认为有关国家治乱的典籍。

上完早课,皇帝才可以享用第一餐。与常人一日三餐的习惯不同,满清皇室只有清晨、午后两顿正餐。正餐的分量相当惊人:乾隆皇帝的正餐多时有二十几个菜。不过,宫廷菜谱样式固定、常年不变,皇帝总想在菜谱外单点。根据乾隆的膳单,他想吃的不过是猪肉韭菜烙合子、羊肉炒麻豆腐、炒鸡蛋、蒸鸡蛋糕、小葱拌豆腐、拌茄泥、豆腐脑、面片汤等家常小菜。

御膳房负责皇帝的日常膳食,后妃的膳食则有各宫膳房操办。故宫内有两处御膳房,图为养心殿附近的一处

用完了早膳,皇帝就该着手工作了。在小说和影视剧中,最著名的参政方式是 “早朝”:太监鸣钟击鞭,文武百官从等候的朝房鱼贯而入、三呼万岁,皇帝在金銮殿上接收百官叩拜,宣布“有本早奏,无本退朝”,然后对大臣奏上的政事逐一做出裁断。

但这种描写纯属虚构。历史上最近似的制度是清代前期的“御门听政”,但地点在乾清门的门洞里,而非堂皇的金銮殿。太监在门洞里架设御座,官员在门外向皇帝汇报政事,程序极为简单。

御门听政有两方面内容:一是“听部院各衙门官员面奏政事”,二是与大学士、学士一起集议处理折本,也就是那些皇帝觉得要再斟酌考虑而折上一个角的奏本、题本,都会拿到第二天的御门听政上讨论。

顺治时代,御门听政的时间在早课之前,百官纷纷表示过早起床影响工作,康熙帝才将之改到了辰时(7 点到 9 点)。嘉庆以后,皇帝渐渐懒惰,御门听政便逐渐废弃了。

御门听政只是例行工作汇报,重要的政事要通过召见大臣和批答奏章来解决。清代设置了许多辅佐皇帝处理政务的机构,但都没有决定权,都需要请示皇帝最终定夺。早膳时,奏事太监就会把王公大臣的名牌递上,皇帝一边吃饭一边考虑是否召见。

另一项重要的政务是批答奏章。康熙、雍正、乾隆都亲自批阅奏章,时常工作到深夜。雍正是著名的工作狂,每天要阅看的奏折多达五六十件。他在臣下奏折上的批语,有的竟比奏折本身的文字还多。

雍正在田文镜的回奏上回复:“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尔等大臣若不负朕,朕再不负尔等也,勉之”

工作到午时(11 点),就到了午休和第二次正餐的时间。正餐用毕大约是未时(14 点)。如果皇帝不继续处理政事,就可以将下午作为休闲时间。皇帝的爱好各不一样。例如康熙喜欢标榜自己好读书,乾隆则以作诗泛滥著称。

不过,最热门的宫廷娱乐还是看戏。宫内每月初一、十五演戏,过年过节,皇帝、皇后生日也要演戏,往往一演就是十几天。皇帝平日想看戏还可以随时传唤演小戏。清宫内专门成立管理戏班的升平署,特建了一批大小戏台。乾隆帝热衷戏曲,为宫中添制了大批行头和道具,还将戏剧内容绘成册页,以便随时翻阅。

1417069193882

仿畅音阁而建的德和园大戏楼一景。慈禧酷爱看戏,德和园大戏楼系庆贺慈禧六十岁生日而修建

下午酉时(17 点),皇帝的娱乐基本结束,接下来有一顿小吃作为晚点。用完之后,就到了礼佛祭神时间。清宫内建有佛堂、道殿和萨满祭祀场所。皇帝日常供奉礼拜,还经常举行大型的祭典。源于满族传统的坤宁宫祭神是清朝皇帝日常的重要祭祀,皇帝几乎每天都要亲临坤宁宫。

皇帝在戌初时分(20 点)就早早就寝了。按照清宫规定,只有幼年皇帝大婚典礼后,皇帝夫妇才能在坤宁宫东暖阁洞房共居三天,其他时间都必须各住自己寝宫。皇帝不能到妃嫔宫里过夜,他要哪位妃嫔陪寝,就要在中午正餐时翻牌决定。被召幸的妃嫔当晚不再回到自己的寝宫,但也不能整夜与皇帝共寝,只能在寝宫旁的围房暂住。

皇帝真正入睡时,只有随侍太监能留在身边。

(文载自北青网)

清史网北京考察团又来了!

Beijing Promo 1.png有兴趣同行的朋友可以和我们秘书处联系以咨询更多详情或报名参加哦~ ^^

If you are keen to join us on this fruitful expedition trip, do contact us for more information or registration! 🙂

联系方式 Contact:

电邮 Email:admin@qinghistorysg.com

电话/Whatsapp/Wechat 微信:+65 8571 4533(斯涵/Wilson)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qinghistorysociety/

微博:http://www.weibo.com/u/5745695040

Instagram: Qing_History_Society

 

 

嘉庆皇帝的儿子们

[导读]在中国的历史上嘉庆皇帝是一位不被看好的皇帝,他使清朝开始退步。因为他的碌碌无为,人们自然而然地将希望的目光投向了他的儿子,他的儿子们都有谁呢?

嘉庆皇帝是中国清朝的第七位皇帝,比起清朝的其他皇帝,嘉庆的实力显得太弱。抛开对嘉庆的评价,他还是一位对中国清朝产生巨大影响的皇帝的,同时他的儿子们也有一位成了皇帝,他是谁呢?嘉庆其他的儿子分别又是谁呢?

嘉庆的儿子们有哪些?

嘉庆皇帝的儿子一共有五位,分别是以下几位:

嘉庆皇帝像

嘉庆皇帝像

1.穆郡王,出生的时间是1779年2月4日年,去世的时间是1780年4月10日。他的母亲是和裕皇贵妃,他是嘉庆的第一个儿子,令人惋惜的是嘉庆皇帝还没有来得及给他取名字他就在四个月的时候夭折了。

2.爱新觉罗·旻宁,出生的时间是1782年9月16日,在1850年2月25日的时候逝世。他的母亲是孝淑睿皇后,他是嘉庆皇帝的第二个儿子,开始的时候他的名字叫棉宁,后来改为了旻宁。他就是后来继承了嘉庆皇位的儿子,也是中国清朝第一个当上皇帝的嫡长子。

3.爱新觉罗·绵恺:他出生的年份是1795年,逝世的年龄是1838年。他的母亲是孝和睿皇后,他曾被封为了惇亲王,在道光十八年的时候逝世,享年44岁。

4.爱新觉罗·绵忻:他出生的时间是1805年3月9日,逝世的时间是1828年9月27日。他和哥哥绵恺由同一个母亲所生。他后来成了军机大臣,一生有很多的功劳,最大的功劳就是他平定了叛乱。

5.爱新觉罗·绵愉:他出生的年份是1814年,逝世的时间是1864年,他是一个信仰佛教的人,曾被封为惠亲王。著名的《爱日斋集》就是由他编著。

嘉庆的儿子们有怎样的结局

虽然有着同样的父亲,都贵为皇子,但是嘉庆皇帝的五个儿子的命运也各有不同,他们的命运各自都是怎么样的呢?

嘉庆的儿子道光帝

嘉庆皇帝的继承人道光皇帝

1.穆郡王:最为皇长子,他的命运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因为他仅仅活了四个月就夭折了,在历史上他甚至没有真实的名字,穆郡王还是他死后为他加封的封号。

2.爱新觉罗·旻宁:旻宁就是后来的道光皇帝,他的一共计69年,在位的时间长达30年,足足占据了他大半辈子的时间。虽然清朝在他的手中开始腐败,可是道光也是一位上进的皇帝,曾支持销烟,虽然功绩不大可还是一位有名的皇帝。对于他的结局,历史记载他是患病而死的。

3.爱新觉罗·绵恺:历史上对于他的记载并不多,只记载了他的两位妻妾和子嗣以及他的生平。他的一生经历过战争,被赏也被罚过,最后生命终止于44岁。

4.爱新觉罗·绵忻:他是一位有很有成就的皇子,他的一生很短暂,只有23年,但是他却用短暂的生命平定了战乱,成为了一名军机大臣。据史料记载他是患病而死的。

5.爱新觉罗·绵愉:他的哥哥道光成了皇帝后他成了一位大臣,曾被封为惠亲王,同时他也为中国历史留下了宝贵的文学财富。

历史的发展中谁都不可能是永远的赢家,所以中国成为了一个有很多朝代的大国。嘉庆皇帝作为清朝关键时期的皇帝,在位的时间也不短,可是他只为后人留下了5个儿子,这较于其他的皇帝来说已经很少了,在这么少的竞争力中挑选出能挽救清朝的人也着实困难。

清史网北京考察团 2016

不少朋友询问有关清史网明年参访北京的考察计划,虽然我们仍在筹划中,但目前大概确定成行的日期为3月1日至8日,并且有15个名额。

这次行程不仅仅参观历史古迹(如北京故宫、清代王府、清东陵等),也会安排和学术专家讨论清史,有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电邮(admin@qinghistorysg.com)或Facebook联系我们哦~ ^^

Many had enquired about QHS’s study visit to Beijing, we are still in the midst of planning but the possible dates of the trip should be from the 1st of March to 8th of March 2016, and there will be 15 vacancies.

This trip isn’t just about sightseeing, it also includes visiting various historical monuments in detail, and a talk with local history researcher. Do drop us a message via Facebook or email us at admin@qinghistorysg.com if you are interested! 🙂Beijing 1Slide2

咖啡山下埋葬的清史 ( The history of Qing dynasty hidden beneath Bukit Brown Cemetery)

Poster for Bukit Brown

为了进一步了解武吉布朗坟场(俗称“咖啡山”)的历史,通史找寻一些早期先贤与晚清朝廷互动的联系,清史网诚邀您一起来参与这个特别的徒步活动。

11月7日早上,就当做是一次知识性的晨运活动,带家人们、朋友们或亲人们一起来吧!保护历史,了解历史,先从我们自己做起!^^

QHS has organized a heritage trip to Bukit Brown Cemetery to understand more about it’s history, and some of the renowned figures who has close relations with the late Qing dynasty.

Please join us in this activity with your friends, family or love ones, we are going to move as one, and leave no man behind.

Do email us at admin@qinghistorysg.com or contact us at 85714533 (Wilson) for more information.

咖啡山下埋葬的清史 ( The history of Qing dynasty hidden beneath Bukit Brown Cemetery)

Please take note:
1. We will be walking through the undergrowth so dress appropriately, especially your footwear.
2. Wear light breathable clothing. Long pants and long sleeves if you are prone to insect bites or sunburn. Bring sunblock and natural insect repellent.
3. Wear comfortable non-slip shoes as safety is important. Walking sticks are recommended.
4. Do read up on Bukit Brown before going so you have a better understanding of the place (e.g. BukitBrown.com)
5. Do bring water, light snacks, poncho/umbrella, sunhat and waterproof your electronics.
6. Please go to the toilet before coming. There are NO facilities anywhere there or nearby.

Disclaimer: By agreeing to take this walking tour of Bukit Brown Cemetery, I understand and accept that I must be physically fit and able to do so.To the extent permissible by law, I agree to assume any and all risk of injury or bodily harm to myself and persons in my care (including child or w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