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刘罗锅:刘墉父子都是皇帝的“枪杆子”

当下清宫戏盛行,刘墉也因此为人所知。不过,清宫戏向来有胡编乱造的成分,刘墉其人,早已被刻画得面目全非了。比如,关于 “刘罗锅 ”的说法,便取自民间传说,似乎没有什么历史依据。我们知道,古人选贤为官,向来以 “身言书判 ”为四要素,五官端正,且仪表堂堂,是选择的重要标准之一。后人在发掘刘墉墓时,发现其身高大约在 1.90米以上,并不是一个矮小且驼背的糟老头子。当年,姜纬堂先生曾在《北京晚报》撰文《刘墉绰号“罗锅 ”考》,也说明过类似的观点。

刘墉(1719—1804年),字崇如,号石庵。公认的清朝政治家和书法家。山东诸城逄戈庄(今属高密市)人。据史书记载,刘墉机敏绝伦、忠君爱民、正直不阿,算是一个清官了。不过,刘墉之官居高位,似乎是与此无关的。在我看来,刘墉平步青云,关键之处,仍是他的家庭背景决定的。因为,按现在的说法,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 “太子党 ”,其在官场之发达,显然是其家族、特别是其父亲影响力的结果。

其实,刘家在满清入关之后,已有数代为官的记录。刘墉的高祖父刘通,是明末秀才,清军入关时已归顺大清。刘墉的曾祖父刘必显在 1652年参加清顺治年间的进士考试,一举考中,刘必显后任户部广西员外郎(清朝备选官员)。刘墉的祖父刘棨,则官至四川布政使,也是康熙年间著名的清官,曾入选《国朝循吏传》一书。刘棨的二哥刘果官至江南学政,相当于主管江南地区学生学习和参加科举考试的官员,类似于今天的教育厅长。

刘墉的父亲更为了得,他就是乾隆朝大名鼎鼎的东阁大学士兼军机大臣刘统勋,《清史稿》有《刘统勋刘墉传》。其实,《清史稿》列传是重点写刘统勋的,至于刘墉,则不过寥寥几笔,带过而已。刘统勋(1699—1773年),字尔钝,号延清。雍正二年(1724年)进士,选翰林院庶吉士,授编修。

乾隆元年(1736年)任内阁学士,历刑部侍郎、署漕运总督、左都御史、吏部尚书。十七年(1752年)授军机大臣。二十四年(1759年)协办大学士。二十六年(1761年)东阁大学士,充上书房总师傅、经筵讲官、翰林院掌院学士、国史馆总裁、《四库全书》总裁官等职。这些官职,非常显赫,用现在的说法,刘统勋几乎兼 “国务总理 ”、“建设部长 ”、“组织部长 ”、“政法委书记 ”以及 “中央党校校长 ”等要职于一身,可谓位高权重。按纪连海先生的观点:“纵观整个大清朝,在汉族官员中能像刘统勋这样受到皇帝尊重的,确实凤毛麟角 ”。

乾隆皇帝对刘统勋器重之深,当时无人可比。《清史稿》说:刘统勋 “三十八年(1773年)十一月,卒。是日夜漏尽,入朝,至东华门外,舆微侧,启帷则已瞑。上闻,遣尚书福隆安赍药驰视,已无及。赠太傅,祀贤良祠,谥文正。上临其丧,见其俭素,为之恸。回跸至乾清门,流涕谓诸臣曰:‘朕失一股肱!’既而曰:‘统勋乃不愧真宰相。’”这段描写,相当生动。

其意是说,这天凌晨,刘统勋照例早早起床,盥洗进餐完毕,就坐进肩舆,急匆匆前往军机处入值,赶到紫禁城东华门时,天还黑蒙蒙的,轿夫感到轿子微微向右一倾,随行侍候的家人急呼,轿内已没有声息,掀开轿帷,只见刘统勋身子歪在一侧,双目紧闭,已神志昏迷。消息传出,乾隆震惊,即命尚书福隆安赉药驰视,可惜已抢救不及。乾隆甚为悲痛,亲临其丧礼。 “见其俭素,为之恸 ”,这句话,有佐证。张惟屏《国朝诗人征略》说刘统勋 “室无长物,萧条枯槁,寒气袭人,深为叹息 ”,因此,乾隆皇帝不等礼臣议请,即决定 “赠太傅,祀贤良祠,谥文正 ”。 “文正 ”之谥号,不同凡响。清代诸臣谥法,按例凡道德、功业、文章出类拔萃的,先由礼臣据其生平事迹拟谥上请,皇上圈定其中之一。朱彭寿《旧典备徵》有说法:“古今得谥文正诸人,本朝定制,凡大臣应否与谥,由礼部先行奏请,俟得旨允准后,行知内阁 ‘撰拟谥号 ’四字,恭候钦定。由翰林授职之员及官大学士者,上一字坐谥 ‘文’;死事之臣上一字坐谥 ‘忠’。

惟‘文正 ’则不敢拟,悉出特旨,自非品、学、德、业无愧完人者,未足当此。”乾隆朝 60年,以‘文正 ’为谥者,惟刘统勋一人。整个清朝,也一共只有 8位大臣获此谥号,按照时间顺序来说,刘统勋居第二位,排在汤斌后面。后来,乾隆帝把刘统勋列 “王阁臣 ”之中,并写下怀旧诗《故大学士刘统勋》,其中 “得古大臣风,终身不失正 ”的评价,亦是少见的。

刘统勋居官 50年,“善洞察 ”、“历清节 ”、“性简傲,不蹈科名积习,立朝侃然,有古大臣风 ”。不过,刘统勋最大功劳,似乎就是在乾隆五年,上疏弹劾两位重臣,即三朝元老张廷玉和满洲勋贵纳亲。这件事,给后人留下其“刚正不阿光明磊落 ”的历史形象,有关的内容,《清史稿》都有记载。

这件事,我怀疑,刘统勋可能就是 “枪杆子 ”而已,背后的主使,肯定就是乾隆本人。刘统勋是受命发难,乾隆皇帝则借题发挥。乾隆之所以借用刘统勋之口,则是出于其为官名声的考虑。于是,他说了一大堆 “闻过则喜,古人所尚 ”之类的话,最后的结论则是:“今见此奏,益当自勉。至职掌太多,如有可减,侯朕裁定 ”。最终以一种比较平和的方式,扳倒了前朝两位重臣,刘统勋在乾隆朝的地位,也就因此而确立了。

10 可以说,刘墉是在刘统勋的光环之下长大的。刘墉于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中进士。王培荀《乡园忆旧录》卷二记载:“刘石庵相国,文正公子,幼即工书。殿试卷前十本进呈,已列第一,高宗皇帝欲得寒畯,遂拔吴云岩鸿居榜首,相国终以书法名天下。”据说,他当时考了第一名,不知何故,被皇上改为了第二。也有一说,是因为他个子太高了,常年读书,背看上去有点驼,这大概就是民间传说 “刘罗锅 ”的由来。不知真假。

刘墉一年后即授编修,再迁侍讲,仕途看好。然而,其父刘统勋却出了问题。乾隆二十年(1755年)十月,时任陕甘总督的刘统勋因办理军务失宜下狱,刘墉也受株连。不过,乾隆皇帝最终网开一面,没有过多为难刘统勋,刘墉也因此 “宽释 ”,被放到外地为官。比如,广西乡试正考官、安徽学政、江苏学政、太原知府、冀宁道台、江宁知府,江西盐驿道、陕西按察使等,都是地方官员而已。

1773年,刘统勋病故,刘墉回家服丧,“丁忧 ”三年。乾隆四十一年(1776年)三月,刘墉丧期满还京,他的仕途才予以改变。乾隆皇帝念刘统勋多年功绩,且察刘墉确实可用,诏授刘墉为内阁学士,人直南书房。十月,任《四库全书》馆副总裁。其间,刘墉既做京官,也在外地做过官,比如,江苏学政、吏部右侍郎、湖南巡抚等。乾隆四十六年(1781年),刘墉升为都察院左都御史。次年三月,仍入直南书房;不久,又充任三通馆总裁。刘墉亦查办了许多著名案件,比如 “国泰案 ”等,他公正廉洁,既受皇上赏识,也受百姓爱戴。刘墉后被任命为吏部尚书,兼管国子监事务、工部尚书,仍兼署吏部,并充任上书房总师傅、直隶总督、协办大学士、体仁阁大学士等职,刘墉成了京官,进入中央任职了。

刘墉人生最大的辉煌,乃是在嘉庆朝查办和珅案。他同他的父亲刘统勋一样,成了皇帝的 “枪杆子 ”,他们要处置的对象,也是一样的,先朝重臣。

嘉庆四年(1799年)三月,刘墉加太子少保,后奉旨办理文华殿大学士和珅植党营私、擅权纳贿一案。刘墉奉旨查明和珅及其党羽横征暴敛、搜刮民脂、贪污自肥等罪行20条,嘉庆皇帝据此处死了和珅,并没收了他的家产。

众所周知,和珅之死,则在于嘉庆皇帝的不容,刘墉只不过是受命而行罢了。清宫戏中,刘墉与和珅较量的情节,似乎是没有什么依据的。因为,刘墉的官职和品位始终比和珅低一等,而且刘墉也一直没有机会与和珅较量,道理很简单,和珅一直在北京上班,而刘墉则一直在外地工作。他们同为军机大臣相处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只有两年时间,他们俩见面机会就很少的,何来 “争斗 ”一说呢?

相反,在和珅一案处理之中,刘墉甚至表现出宽容之心。其实,刘墉入京任职之后,他早已调整自己的为官处事策略,刚直方正不见了,滑稽模棱之风倒显现无遗。野史有说刘墉圆滑,比如,乾隆皇帝曾问刘墉:“朕属马的,你呢?”也属马的刘墉垂手说:“臣属驴。”乾隆惊奇:“朕属马,爱卿怎么属驴?”刘墉说:“万岁属马,臣怎能同属?只好属驴了。”呵呵,由此可见一斑。

嘉庆帝命刘墉处理和珅案时,各省督抚纷纷弹劾和珅,要求将其凌迟。不过,刘墉建议,和珅虽然罪大恶极,毕竟是先朝大臣,请从次律,赐令自尽,保其全尸。同时,为防止有人借和珅案打击报复,避免案件扩大化,刘墉又及时向嘉庆帝建言,妥善做好善后事宜。结果,在处死和珅的第二天,嘉庆帝即发布上谕,申明和珅一案已经办结,借以安抚人心。刘墉是饱读史书之人,他自然明白,历史上的任何酷吏都是没有好下场的。

嘉庆九年(1804年)十二月二十五,刘墉在北京驴市胡同家中逝世,享年 85岁。去世的当天,他还到南书房当值,晚上曾设宴招待客人,“至晚端坐而逝 ”。《啸亭杂录》记载,刘墉死时,其“鼻注下垂一寸有余 ”,暗合佛语中的解脱之意。如此看来,刘墉也算是无疾而终、寿终正寝、功德圆满了。

刘墉去世后葬于原籍,即今山东高密市注沟镇逄戈庄村。不过,早年墓碑被毁。文革之中刘墓曾被挖开,却没发现金银珠宝,仅有玉片一块。可见,刘墉为官清廉,也是确实的。前些年,山东高密市政府在原墓地重修刘墉墓,并为其立黑色花岗岩墓碑。有人据此感叹,写下诗一首,很贴切,抄录如下:少听刘公廉,半百吊石庵,千秋埋铮骨,长抱残玉眠。

【通告】“新加坡清史研究网”更名为“新加坡清史研究学会”

有鉴于清史网这几年来的活动已经不止于在网络上,因此为了更准确体现我们社团的功能与日后发展方向,执委会已在2019年1月19日的理事会议上通过,从2月5日(正月初一)起,“新加坡清史研究网”将更名为“ 新加坡清史研究学会 ”,英文名称照旧为 Qing History Society (Singapore)。

我们还是致力于推广清史、历史及本地华族文化,期望清史学会日后能够继续得到大家的鼎力支持,让清史学会能够继续茁壮成长,继续在推广中华文化方面尽自己的绵薄之力。

谨此告知。谢谢!😄🙏

2017年常年会员大会暨第二届执委会选举通知书

尊敬的会员:

您好!

新加坡清史研究网将在2017年9月16日,傍晚7点30分,假牛车水唐城图书馆举行2017年常年会员大会暨第二届执委会选举,敬请您拨冗出席。

Pursuant to the provisions of Clause 7.2 of the Constitution, the Annual General Meeting 2017 of the association is scheduled to be convened at 7.30pm, 16th September 2017 (Saturday) at Library@Chinatown and the members’ attendance is cordially requested.

议程 Agenda

  1. 主编宣布大会开始

Opening of the meeting by the President

  1. 核准上一届会务及财政报告

To approve the Minutes of the AGM 2017 and Annual Financial Report for the year 2015/2017

  1. 选举2018/2017年度中央执委会

To elect the new President for the year 2018/2020

  1. 委任新一届执委会查账

Appoint new auditor for the year 2018/2020

  1. 其他事项

Other matters

若您有任何疑问,请随时以电邮方式与秘书处联系,或通过WhatsApp及电话通讯联系雨静(9363 1727)或斯涵(8571 4533)。

谢谢!

祝:合家安康

​新加坡清史研究网秘书处​

 

2017年常年会员大会通知书

委任邢宏伟老师为清史网学术顾问

委任顾问

新加坡清史研究网欣然宣布邢宏伟女士(邢老师)已获委任为清史网学术顾问,由2017年7月1日起生效。

邢宏伟老师,清西陵文物管理处研究员,中国清代宫廷史学会理事,中国紫禁城学会会员,国家清编纂委员会专项课题《清光绪帝死因》课题组成员。1993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文博专业,二十余年来致力于清代宫廷史和陵寝文化研究。先后发表专业学术论文《清帝由土葬向火葬的转变》等20余篇,合著有《明清皇家陵寝》、《清西陵档案揭秘》等。曾先后在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北京卫视等多家电视台录制《解密清西陵》等系列文化专题节目40余集。

                          秘书处
新加坡清史研究网
2017年6月13日

揭秘清朝皇帝的日常:当皇帝不如现在白领

14_4464_ac2481c30e4aafb

以清代为例

清代皇帝每天早晨寅正至卯初(4 到 5 点)就要早起。梳洗完毕后,第一个任务是去长辈处问安。康熙朝的请安时间较晚,约在巳时(9 到 11 点),而雍正之下的皇帝每日起床后就得赶往慈宁宫,向太后问安。

养心殿前殿明间内景。雍正之下的清帝基本都以养心殿为寝宫,早晨从此处出发前往慈宁宫请安

卯时至辰初(5 到 7 点)是上早课、进早膳的时间。清代皇帝十分重视文化教育,皇帝的早课称为“日讲”,每日由选定的大臣主讲儒家经典和《资治通鉴》等被认为有关国家治乱的典籍。

上完早课,皇帝才可以享用第一餐。与常人一日三餐的习惯不同,满清皇室只有清晨、午后两顿正餐。正餐的分量相当惊人:乾隆皇帝的正餐多时有二十几个菜。不过,宫廷菜谱样式固定、常年不变,皇帝总想在菜谱外单点。根据乾隆的膳单,他想吃的不过是猪肉韭菜烙合子、羊肉炒麻豆腐、炒鸡蛋、蒸鸡蛋糕、小葱拌豆腐、拌茄泥、豆腐脑、面片汤等家常小菜。

御膳房负责皇帝的日常膳食,后妃的膳食则有各宫膳房操办。故宫内有两处御膳房,图为养心殿附近的一处

用完了早膳,皇帝就该着手工作了。在小说和影视剧中,最著名的参政方式是 “早朝”:太监鸣钟击鞭,文武百官从等候的朝房鱼贯而入、三呼万岁,皇帝在金銮殿上接收百官叩拜,宣布“有本早奏,无本退朝”,然后对大臣奏上的政事逐一做出裁断。

但这种描写纯属虚构。历史上最近似的制度是清代前期的“御门听政”,但地点在乾清门的门洞里,而非堂皇的金銮殿。太监在门洞里架设御座,官员在门外向皇帝汇报政事,程序极为简单。

御门听政有两方面内容:一是“听部院各衙门官员面奏政事”,二是与大学士、学士一起集议处理折本,也就是那些皇帝觉得要再斟酌考虑而折上一个角的奏本、题本,都会拿到第二天的御门听政上讨论。

顺治时代,御门听政的时间在早课之前,百官纷纷表示过早起床影响工作,康熙帝才将之改到了辰时(7 点到 9 点)。嘉庆以后,皇帝渐渐懒惰,御门听政便逐渐废弃了。

御门听政只是例行工作汇报,重要的政事要通过召见大臣和批答奏章来解决。清代设置了许多辅佐皇帝处理政务的机构,但都没有决定权,都需要请示皇帝最终定夺。早膳时,奏事太监就会把王公大臣的名牌递上,皇帝一边吃饭一边考虑是否召见。

另一项重要的政务是批答奏章。康熙、雍正、乾隆都亲自批阅奏章,时常工作到深夜。雍正是著名的工作狂,每天要阅看的奏折多达五六十件。他在臣下奏折上的批语,有的竟比奏折本身的文字还多。

雍正在田文镜的回奏上回复:“朕就是这样汉子,就是这样秉性,就是这样皇帝。尔等大臣若不负朕,朕再不负尔等也,勉之”

工作到午时(11 点),就到了午休和第二次正餐的时间。正餐用毕大约是未时(14 点)。如果皇帝不继续处理政事,就可以将下午作为休闲时间。皇帝的爱好各不一样。例如康熙喜欢标榜自己好读书,乾隆则以作诗泛滥著称。

不过,最热门的宫廷娱乐还是看戏。宫内每月初一、十五演戏,过年过节,皇帝、皇后生日也要演戏,往往一演就是十几天。皇帝平日想看戏还可以随时传唤演小戏。清宫内专门成立管理戏班的升平署,特建了一批大小戏台。乾隆帝热衷戏曲,为宫中添制了大批行头和道具,还将戏剧内容绘成册页,以便随时翻阅。

1417069193882

仿畅音阁而建的德和园大戏楼一景。慈禧酷爱看戏,德和园大戏楼系庆贺慈禧六十岁生日而修建

下午酉时(17 点),皇帝的娱乐基本结束,接下来有一顿小吃作为晚点。用完之后,就到了礼佛祭神时间。清宫内建有佛堂、道殿和萨满祭祀场所。皇帝日常供奉礼拜,还经常举行大型的祭典。源于满族传统的坤宁宫祭神是清朝皇帝日常的重要祭祀,皇帝几乎每天都要亲临坤宁宫。

皇帝在戌初时分(20 点)就早早就寝了。按照清宫规定,只有幼年皇帝大婚典礼后,皇帝夫妇才能在坤宁宫东暖阁洞房共居三天,其他时间都必须各住自己寝宫。皇帝不能到妃嫔宫里过夜,他要哪位妃嫔陪寝,就要在中午正餐时翻牌决定。被召幸的妃嫔当晚不再回到自己的寝宫,但也不能整夜与皇帝共寝,只能在寝宫旁的围房暂住。

皇帝真正入睡时,只有随侍太监能留在身边。

(文载自北青网)